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安徽歙县附近的棠樾牌坊群,共七座,明建三座,清建四座,七座牌坊逶迤成群,蔚为壮观。每座牌坊的制作都堪称精致外形庄严肃穆,暮春之中远望而去,有种说不出的沉重。跨越百年的棠樾牌坊引出了许多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横跨百年的牌坊群,延续百年的旧家族荣耀,这一历史文化景观给了文人和电视剧制作者广阔的创作空间。一座牌坊一个故事,一座贞洁牌坊则是一个女人葬送的青春年华,残留著绯色的胭脂泪痕,古老的礼教到了民间,成了权力的坚实后盾,家族的荣誉背后是宗法制度的灰暗与蛮横,逼得人几欲窒息。[胭脂雪]原版小说的开篇中轻笔带过的一道道蜿蜒如龙的牌坊群,成为了整个故事的背景。

[胭脂雪]与[最后的格格]、[玫瑰江湖]合称为于正的“女人三部曲”。2008年初始,于正的“女人三部曲”,就已经吵得沸沸扬扬,纵观内地的电视剧编剧,于正应该算是很显眼的一个——高调写剧、高调拍剧。兴致勃勃的更新博客,与剧迷们在贴吧里聊得火热,这种相较于其他编剧堪称风风火火的编剧生活就像他给自己博客起的名字一样“鱼嗜水之欢”,肆意、自信而傲气十足。作为电视剧的编剧,他是少数能很好掌握剧本话语权的人,剧集的拍摄内容基本符合原剧本,不管是作为小说家还是编剧,能够最大程度地在电视剧改编中保留原作品,是一种本事。且不说剧集本身的故事性如何,于正的剧多数可以取得不错的收视率,这与剧中汇集的众多明星和美轮美奂的人物造型密不可分。尤为突出的是他今年主打的“女人三部曲”,剧中的人物形象赏心悦目,从服装到配饰都是年代剧和古装剧中少有的精美。在造型上毫不吝惜的投入,换来精致的画面,也换来不错的收益,再加上腾文骥导演对于电视剧老练的把握能力以及对剧情的合理润色,[胭脂雪]在播出时取得了令主创们都较为满意的成绩。

看完剧后,印象最深的是剧中范冰冰的美丽。她近年来的影视作品不少,但[胭脂雪]的基调与她之前出演的剧情有所不同,她在剧中的形象不再是充满风尘味的佳人、祸国殃民的妖姬抑或大大咧咧的淘气公主,而是摇身一变成为朱门大户中深明大义蕙质兰心主持家族产业的少奶奶。依旧是动人的容颜,依旧是华丽的服饰,但却因为角色的改变在转身之间多了份淡然。从小丫鬟金锁到如今的文玉禾,范冰冰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经历了美丽蜕变,纵然一路风吹雨打,她兀自翩飞美丽夺目。

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朱门大院的无限风光囚禁了明丽张扬的青春,掩盖了内里横流肆意的龌龊欲念,埋藏了不可言说的秘密。段段情缘,被小镇上那引以为傲的贞洁牌坊,被辜家引以为荣的家族名誉所在了重重院门之后,霍因为而逝,或压抑成郁,或扭曲变态,在各自为之付出的血泪里涌动的是曾经鲜活纯净的灵魂。

不愿嫁进辜家的文玉禾与想方设法进入辜家的夏云开,邂逅在夏日的河边,一个焦急,一个惊诧,一个要逃离,一个要走近,并不怎么浪漫的邂逅,留下的只是文玉禾凄然回首后的一句:“是你毁了我的一生。”若没有辜家这门亲事,没有白依玲这段过往,玉禾和云开无疑是相配的,一个是谈吐不凡的大家千金,敢想敢为;一个是想学堂的教书先生,彬彬有礼重情重义且琴棋书画算数外文练功夫做生意无不精通,简直堪称民国的绝版好男人。如此一对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匹配极高的碧人却因错位的相逢拉长了彼此间的距离。第二次相见,玉合误以为眼前仪表堂堂知书达礼的谦谦君子就是自己未来的夫君,掩不住欣喜的跨进辜府,再掀盖头时才知道那位本该出现在婚礼上的丈夫根本不知身在何处,而接下来她的木瓜报之琼琚的人竟然只是辜家的管家。新嫁娘的美梦恍然破灭,清醒后认识到那素昧蒙面的丈夫确确实实是她最怕的“败家子”型。一腔愤怒无处抒发,彷徨无助的时候,辜李氏一番动之以情的言语让玉禾卸下心防,为了报答辜家对文家的恩德,玉禾决定留下来,接受了辜李氏开出的不可能的任务——改造他顽劣的丈夫辜少棠。

两次相逢,云开对玉禾多的是歉疚,是自责,因为他两次无心的举动改变了玉禾的命运,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如何也难以背负的罪恶感。所以看到玉禾在辜家受委屈,收到不公正的对待,收到大嫂的暗算和排挤,云开都心有不忍,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开解玉禾,总是在玉禾遭遇尴尬和困难的时候及时出现,帮助玉禾脱离困境。彼时,云开的心理装的还是心意相许死定终身却下落不明的白依玲,对玉禾更是像见到弱者后的同情、对先前自己行为的自责和作为朋友的伸出援手。一次是内疚,两次是善意,三次便已成习惯,习惯眼光追逐著她的身影,习惯在意她的喜怒哀乐,习惯称为她的保护神和疗伤所……渐渐的,她的笑容开始给予他温暖,她轻皱的眉头和滴落的眼泪都牵动著他的内心,爱情在不经意间漫延,霎时相思成海。

云开把玉佩放在玉禾手中的那一刻,她一定是内心窃喜安心的,因为她最担心的是自己嫁给一个纨绔子弟,但眼前温润如玉的男子不但看破她的试炼懂得她的心意,还是如此的谦和有礼俊朗不凡,有夫如此,夫复何求?所以她心甘情愿的踏进辜家大门。知道真相后失落伤心的时候,云开竟然不顾安危带她出走,这一冒险之举反而让玉禾彻底释然,决定继续待在辜家。交还玉佩是告诉彼此缘分已尽,自此个性各路两不相欠,可是二人都住在同一屋檐下,想要真的完全忘却关系又怎会是易事,加上不长进的辜少棠,不断的用不入流的小伎俩上海玉禾,更加为玉禾与云开的相处增加机会。点点滴滴聚集的爱恋,蒙著名为“身份”、“贞洁”的窗纱,迟迟未敢挑破,直到玉禾被少棠所休换得自由身,才真是“守的云开见月明”。

新婚燕儿的相见既不是拜堂也不是洞房花烛,而是在灯笼坊的一场捉贼闹剧。新婚多日未见的夫君突然出现,没有说问候娇妻拜见高堂,而是偷偷摸了家里的银子去为别的女子撒钱,且偷钱还偷得理直气壮霸道无赖。玉禾一开始就对少棠没有好印象,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既不长进又娇妻自负,摆明就是被家里宠坏的无所事事的二世祖,偏偏玉禾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既然在婆婆面前做了应允,就横竖都想把少棠这颗顽石给点播成金,如能让他顺利接掌祖业,她文玉禾也不枉嫁入辜家。改造少棠的日子是艰难且漫长的,玉禾没料到婆婆口中那“本心不坏”的丈夫会是如此的冥顽不灵、不负责任、不思进取。欺负起她来丝毫不会手软,既侮辱其自尊又劳其筋骨,况且身旁的优质好男人夏云开与少棠正好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对比,对二位的喜厌之情也就自有分晓。

直道少棠喜欢的如梦死于非命,玉禾才了解到少棠流连妓院并非花心风流,而是因为他也是痴心人一个,初见如梦的他不知如梦身份,只是单纯的喜欢上这个女孩。心头好没有了,心里空落落的了,方才注意到守候在家的妻子玉禾。人往往都是如此,你伸手能及的东西,你并不珍惜,偏要你难以拥有的东西你才会看得弥足珍贵,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可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最需要、最想要的一直在你身边,是你将其越推越远。于是再花精力,重新来过。少棠求得玉禾的原谅,看著丈夫努力改变证明心意的认真模样,玉禾终于认可了少棠成为他的夫,看似恩爱的小两口在守贞的一句戏语中道破关系——“相敬如宾”。不是“如胶似漆”、“恩爱甜蜜”,仅是“相敬如宾”。少棠明白了他们夫妻之间少了什么,她没用从玉禾身上获得那份发自肺腑的“爱情”,她得到的仅是玉禾作为辜家三媳妇儿的“责任”。不安、失落的负面情绪中滋生而出的是对玉禾和云开的怀疑,是捕风捉影的误断二人存有私情,少棠再一次伤害了只想本本分分做好妻子的玉禾,还导致玉禾失去了孩子。有著大把时间的时候,少棠出轨、赌博,用一系列败家之举给整个辜家雪上加霜,经过了用劳力讨生活的不堪困顿,他终于脱胎换骨想要与玉禾好好过日子时,老天却不再给他时间和机会。你挥霍出去的大好时光,是你永远也收不回来的。

皮球原理是给予的压力越大,皮球的反弹力越大,压制过度的结果很可能爆发。守贞是辜家的小女儿,辜李氏用老一套大家闺秀的原理将守贞约束在辜家的大宅中,事事都要规矩,事事都要体面,事事都要小心。正值青春年少活泼好动的年纪,哪能经得起这样的管制,越是不让她出门,她越有了体验外面新奇事物的冲动。家里,她是莲步轻移,收声收气的辜家四小姐:家外,她是朱唇轻启,声如银铃的戏子花意浓。上了洋学堂,见识了新思想的开放和自由还怎能耐得住性子在老宅子里老死青春?守贞在家中看到了曾是老师的夏云开,放心懵懂的少女喜欢上博学多才的老师,心里装著依玲与玉禾的云开把守贞当少不更事的学生,当娇憨可人的妹妹。知道老师爱慕的竟然是自己喜欢的三嫂,守贞觉得被欺骗了,一个没想通就走歪了路。她帮著阿桃欺负玉禾倒也无大过,但是部分轻重的走近裘贵三则是天大的错误,她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从没见过刘雪华演如此狠毒自私癫狂的母亲,记忆中她的形象都是柔弱似水温婉如风的女性形象,看著她在监狱里微笑著三言两语逼得当了几十年土匪看惯奸恶生死的贵三精神崩溃求死解脱的样子,除了胃里一顿翻腾泛起恶心还被那诡异的笑容搅得心里发怵。但是能留给观众强烈的恐怖印象,刘雪华“辜李氏”的角色就是成功的。

辜李氏是辜家第一个牺牲品,嫁入辜家,老公另有所爱,甚至想不顾一切的抛弃妻子与他人远走高飞,她无依无靠万念俱灰,用丈夫的血肉来化解心头的绵绵恨意和不甘。她为辜家赢得第一份“贞洁”荣誉,多年隐忍不发死守秘密遵守家规族训的她,内心已经开始逐渐扭曲,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辜李氏没有勇气去改变命运和即有的生活状态,她尽力想的是怎样维持目前的状态,自己努力不够还逼迫大儿媳宁默心守节,二儿媳依玲平白的当活死人,不慎扎死守贞后她又横下心来将望春一道扎死。在辜家做出的诸多举动,说的光鲜点是为了辜家的面子,说的含蓄点是自私自利,说的直白点就是心理变态。

辜家的男人都是野性子,老人跟人离家未遂,大儿子也娶妻后也丢下妻儿一走了之,也不知是真的云游四方还是成为了哪里的亡魂。默心成了或寡妇,守的遥无止境的活寡,岁月给容颜留下痕迹,她惊恐的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小裁缝望春的出现给了默心深处庭院的一丝天光。在灯笼坊掌权,是她有本事也是有寄托,玉禾的到来让她心慌,害怕就此失了权力失了钱财会无事可做,望春会离开她,那她就在宅门里寂寥一生了。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儿子性命,失去儿子的默心彻底看透了人间悲喜,就连被阿逃陷害,她也是不卑不亢,声声质问振聋发聩,让辜家所谓的族长们心虚心焦,河边的纵身一跃是她对“宁默心”的彻底告别。

喜欢结尾的一个镜头:所有一切都落定,玉禾与云开在街上相伴而行,眼前一个身著洋装,貌似默心的俏丽女子坐在人力车上匆匆行过,玉禾与云开的表情先是惊异再是了然,最后会心的相视一笑——事在人为,只要愿意,总是有希望的。

“阿桃”相较于几年前的“红线”,可以看出李倩饰演反派形象的很大突破,如今的李倩每部戏下来都会在演技上有所成长,她也在努力尝试著不同的角色,丰富经验。阿桃前期的唯唯诺诺,中期的不明事理,后期的别有用心大胆挑逗李倩对“阿桃”都诠释地准确鲜明,所以后来的桃姨娘举手投足之间都足够令人生厌,阿桃身上无法拔出的市井粗俗挑拨是非蛮横无理在李倩轻扭著腰肢“呼啦呼啦”地扇著小扇子时展现而出。其实阿桃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她也是无辜被人骗的受害者,怪只怪她喜欢错了人,阿牛甩开她的理由根本不像他口中的那样振振有词,阿桃也不该把所有责任推在玉禾身上,她本没有什么大见识也没什么文化,有的也只是那些小歪招,辜家的灯笼坊是被她所败,但她亦没有什么好结局,费心捞出的珠宝被人哄抢一空,她一个孤零零的女孩,还真不知该如何过活。

白依玲是一群女人中最无辜的,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莫名地被父亲毁容,用冥婚的方式嫁到夫家守节,她那满脑子陈旧腐朽思想的老爹所能想到的不过是用女儿的一生幸福、自由换来一块冰冷冷的贞洁牌坊。依玲没有做出反抗,她选择了沉默不语任人摆布,嫁到辜家的依玲又因为辜李氏的偏执思想一人苦居不见天日。看到云开来找她,确是在高兴痛苦间反复不定——还有什么面目相见?如今的依玲连个鬼都不如还怎么会是当年与你谈笑风生笑颜如花的依玲?云开愿对她承担责任,善良的她却担不起这份情义,她选择了离开,用自己的落寞一生换两个人的美满一世,只是她的身影如此孤单。

青楼女子中历来是出行请女子的地方,正因为看透了风月遍览世间男子,才会对世事看得更加犀利,透彻,怕就怕一不小心懂了真情,就时常是躲不开的灾祸连连。筱如梦在贵三的安排下接近少棠,全盘的计划在如梦爱上少棠时有了突变,一边是心爱的男子,一边是她害怕的贵三,她不敢对少棠说出真相,胆怯的听从了贵三的安排,“爱情”战胜了“恐惧”。她却成了枪下亡魂。

要说这宅门里面,条条框框的祖训族训来规定制人,身在其中的人必要微言慎行才不至于惹火上身,有些不成文的规矩就要好好遵守,一个不小心犯了禁忌可就不是挨几下子家法就可以解决的,心痛神伤出门无望,受人冷眼冷语都是小,莫名其妙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道毁灭,甚至死无其所,被人抽筋拨骨才是人间惨事,更倒霉的人,枉死不说还可能不的安息孤魂飘零。所以,为保自身安宁,进了宅门后可千万要守规矩——

1、 少问少说多做事。收起你的好奇心,闭住你的八卦嘴,不要在太太奶奶小姐老爷少爷姑爷的前面后面嚼舌根,也不要自以为是地瞎出主意凑热闹。祸事,往往从口而出。

2、 不要去禁地。竟然标注著是“禁地”就摆明了里面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或不堪、或伤痛、或恐怖、你非要去揭开秘密,纯粹是日子过得太安逸想寻求亡命刺激。

3、 不要请太靓的下人。放在男女身上皆适用,太靓的丫鬟,心善的必要逃不过宅门里老少爷们的垂涎和魔爪,心恶的必要逃不了搬弄是非助纣为虐,顺带觊觎一下家中的财产地位,挖空心思打著翻身丫鬟做姨娘的小算盘;太靓的管家、仆人,站在那里就是小姐、少奶奶门的致命毒药。宅门里的女人,情感压抑久了那心里的小红杏就颤颤的想伸出墙头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若是有了帅气的管家,那连伸出墙的力气都不用费,且“狼”多肉少,家里能不出事吗?

4、 提防有心计的下人。太有心计的人,不论处在什么地位都不会忘算计,都不忘为自身利益筹谋,今天你是他(她)的主子,是他(她)得力的靠山,明天你失势了或是有其他的主子出现,他(她)就可能陷害你,置你于死地。

5、 千万、千万、千万不要随便吃老宅里流传已久的、不明来历,不明制作过程、不明制作原料、不明制作心态的酱!越美味越可疑,越长久越可怕,很不想在知道真相后胃里翻腾,、恶心作呕甚至崩溃发狂的话就不要随便去吃!

没有哪不剧是完美无缺的,小编也不是没事找茬,但是看得剧多了,再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台词和剧情,就有了一吐为快的冲动。

1、 玉禾和少棠结婚有第一次住在一起的时候,老夫人和方嫂在房屋外面偷听,听到少棠和玉禾争执谁睡在地上谁睡在床上的对话时误会小夫妻俩已经圆房(第三集)。这段剧情在与2005年新版[聊斋之小翠]中傻小子元丰(林志颖饰)和报恩的灵狐小翠(李冰冰饰)在新婚后第一次同住时说出的那段搞笑对话基本相似,连在房外偷听的两位长辈反映也如出一辙。

2、 甫一出场的少棠虽然不是什么奸恶之徒却是标准的二世祖,花钱如流水,沉默温柔乡,还交了一群只会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少棠被勒令在家学习管账的时候,一帮损友来访,几人在花园中无聊之极便打赌玉禾的肚兜儿时什么颜色,少棠不但同意还硬抢了玉禾的肚兜儿给哥们儿几个展示(第五集)。2006年的[凤凰四重奏]第一单元的故事中出现过败家子汪毓麟(陈键锋饰)与兄弟们打赌后强抢了新娘子魏瑜凤(佘诗曼饰)的肚兜儿给外人看的情节,但出现地点略有不同。

3、 剧中辜李氏说到大儿媳宁默心和三儿媳文玉禾之间的矛盾以及教训玉禾的时候曾说过“初归新抱,落地孩儿”和“家和万事兴,家衰吵不宁”这两句话单说倒也无妨,连起来说就会让小编想到2005年的[我的野蛮奶奶]中的主题曲。由汪明荃、胡杏儿和黄宗泽合唱的主题曲开场真是“初归新抱,落地孩儿”黄宗泽唱的首句歌词是“家和万事兴,家衰吵不宁”。这两句话用来评述婆媳关系并无不妥,但“初归新抱,落地孩儿”和“家衰”的话语习惯是广州一代粤语的惯用说法,“新抱”本为“心抱”,有“;岭南三大家”第一人之称的屈翁山在三百年前的《广东新语》中有记载说:“广州谓新妇曰新抱”。试问辜李氏一个生活在江浙地区的女子,所处环境又为封闭,又怎会说出粤语的俗语?

4、 剧集的最后,辜李氏的秘密是她珍藏多年、制夫多年、美味绝伦的酱竟然是用浸泡著老太爷尸身的井水制成,全家人在辜李氏的带领下都吃了酱,这一阴森恐怖的事实令人不寒而栗。看著辜李氏疯狂的向贵三说出真相,逼得贵三也发疯时,忽然想起李碧华的小说《潮州巷——吃卤水鹅的女人》。小说中潮州巷里有一家“天下第一美食”之称的卤水鹅店,老店里有一大缸四十七年之久的卤水,店里的卤水鹅美味诱人,俘虏了无数人的胃,小店是在老板离家出走后由老板娘一手发展起来。老板娘陈柳卿的丈夫出轨,有了别的女人和儿子,她苦苦相求不果后害死丈夫,并伪装成丈夫抛家离去的假象。接下来的三天陈柳卿将丈夫与家中的卤水相配做成了那一大缸味道醇厚、“饱含心血”的卤水,知道女儿结婚时才告诉女儿。小说中陈柳卿的做法与辜李氏有的一拼,都有著渗入骨髓的爱恨。

“胭脂雪”在小说中是由玉禾告诉云开,在电视剧中则是由云开告诉玉禾,小说中“胭脂雪”是云开和玉禾情感发展的重要媒介,在故事中多次出现,同萤火虫和烟花一起是制造浪漫情调的必备三宝;电视剧中“胭脂雪”则主要取其意境,除了云开提到外,只在剧集末尾漫天而落。

小说版:玉禾因肚兜儿一事羞愤难当站在桥头哭泣,云开看到后悉心安慰,心情好转的玉禾告诉云开自己喜欢的胭脂雪是什么:“我家后面有一片桃花林,每次风吹过的时候,花瓣就会满天飞舞,像极了下雪的样子,所以我爹就把它叫做胭脂雪,他说那是女人的血和泪混和的。”

云开:“一场胭脂雪美丽无比,可是她背后却需要一年的时间慢慢发芽慢慢长大,到了春天之后才能够长出真正的胭脂雪。”

玉禾:“一年的等待却换来了一时的绚丽夺目,到最后还是要随风飘零,这样的等待值得吗?”

云开:“命运自然花开花落,胭脂雪却证明了人的生命真正存在过也真正美丽过,每个人的命运中都有最美丽的部分,但是它不会轻易到来,需要漫长的等待,就像我们在等待属于我们的胭脂雪一样,你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胭脂雪。所有的花朵都曾经是种子;所有的花朵也都曾经是叶子,但它们终究会绚烂夺目。

你寄邮政局的可以送到你的地点,但是慢点,快递要你自己去取,瓦坊村现在还没有快递点

可以呀,用邮局的EMS不就可以了,不过这个特别慢。别的快递小地方应该没有,EMS大街小巷都有。到了他也可能让你自己去取。

全部文章1 2 3精彩知识在知道秒答知识分享大使招募啦!发福利!填问卷领手机充值卡!和张大大、杜海涛拼野生IQ!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